你好,我是某某鸭

温暖 柔软 坚定 力量

我听说你们都背着我放假了……


[MARVEL×你]无可替代(始)




内含:妮妮 史蒂乎


*始 终两篇





在你眼中我是谁,你想我代替谁








妮妮.

发现托尼准备的戒指的那一刻,你唯一的情绪,是恐惧。

托尼对你来说,究竟是什么呢?

第一次相遇,你坐在甜甜圈店里毫无形象的大哭,哪怕是咬紧了袖子,泄露出来的哭声还是引来了不少目光。

托尼发誓,他没有对你做任何事情,甚至连搭讪都算不上——你买了店里所有剩下的甜甜圈,他想和你商量能不能转卖给他几个。

花花公子斯塔克总裁是个会讨女孩欢心的男人,前提是这个女孩没哭。

他对哭泣的女孩没有一点办法。

于是他只能等着你哭完,其间翻来覆去的说着“别哭了”“女孩子哭起来不好看的”一类老掉牙的话。

其实托尼觉得你哭的样子很好看,猜想你笑起来会更好看。

你是一个感情迟钝的人,拒绝了之后慢慢开始感到心脏钝痛。

而托尼的语气神态,无一不是像极了那个你错过的男孩。

包括他们说的第一句话:“小姐,能从你这儿买个甜甜圈吗?”

后来,托尼借着这一次见面,约了你好几次,你因为愧疚答应了他,可几次之后变成了习惯。

三个月后,他在甜甜圈店里吻了你。

“你愿意接受我以结婚为目的的追求吗?”

你答应的是托尼,也可能是答应了另一个人。

你知道托尼为你的改变,你再也没有看到过乱七八糟的花边新闻,没有等过晚归的他,没有和他争吵过。

现在,你拿着这枚戒指,心里的声音催促着你逃开。

你刻意让他知道了那个人的存在。







托尼拿着你的画,画上你抱着另一个人的手臂,笑颜如花。

他企图从你脸上找出一点惊慌,一丝后悔,可惜没有。

“我一直想看你笑,第一次看到居然是在画上。”

“他比我好吗?”

他放弃了嘲讽的口吻,露出悲伤。

你偏过头,躲开这个问题。

“原来你只把我当成替代品。”

托尼狠狠的把小方盒砸在地上,推门而去。

你小心的捡起它,放在心口,泪水湿了脸颊。














史蒂乎.

如果他平安活着,大概和史蒂夫是一般模样。

这个想法让你对史蒂夫各种照顾各种关心。

复联内勤的身份能让你明目张胆的对他好。你贪恋他的每一个笑容,喜欢他弯起的眉眼。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你几乎成了史蒂夫的私人助理。

山姆问过复联内勤区别待遇应该去哪里投诉。史蒂夫没说什么,你庆幸他没有多想。

可他想得比你担心的还要多。

“我喜欢你,请做我的女朋友。”

你恍然明白自己的行为太容易使人误会成喜欢。

你也清楚的知道你不能这么做,这会伤害他。

于是你拿出手机,打开屏幕递到他面前。

照片上的男孩青涩干净,很显然和史蒂夫不同。

“这是,我喜欢的男孩子。”

起哄的复仇者们早已安静下来,史蒂夫追着你跑了出去。






“能和我说下他是什么样的人吗?”

除了容貌,你和他哪里都不像,他的眼睛更清浅,你的眼睛是岁月沉淀过的明亮澄澈。

他见你不言,轻声道:“爱一个人三分的话,会让所有人知道;爱一个人五分的话,会让熟悉的人知道;爱一个人七分的话,会让重要的人知道;爱一个人十分的话,谁也不愿告诉,自己独自呵护。”

这是你告诉他的话。

现在他明白了。

史蒂夫给你一个拥抱,安静的离开。

你慢慢蹲下,眼前模糊一片。










下章反转

希望你喜欢


[MARVEL×你]我在复联当团宠






*团宠是你














.

教授叮嘱你准备简历投给斯塔克工业的时候,你毫不拖泥带水的答应了。

在图书馆里,你认真的在工作部门中自创了一栏——复仇者基地。

端端正正的继续写。

职务:复仇者

特长:可爱

最后居然真的收到了聘书。

“正式聘请贝拉兰斯小姐成为复仇者联盟的一员,代号:吉祥物。”

聘书后还有一张照片,是你们所有人的合照,每一个人的签名都极为醒目张扬。

你拿出马克笔,笑着签下自己的名字。

接着画了一颗大大的红心,把所有人都圈了起来。

远处被钢铁军团扔出去,正忙着赶回来的韦德是真的没办法了。



















.

尼克弗瑞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让复仇者们同意让你去瓦坎达度假,这次任务难度不大但需要人手,没有人放心你一个人。

尽管你再三保证自己能够照顾好自己,所有人看你的眼神依旧像是在看摇篮里的婴儿。

你觉悟了——自己会成为当代天山童姥。

所幸瓦坎达有着旅游圣地的美景,如果开发旅游业,相信绝对不输三亚。

在特查拉的监管下,你最终还是没能达成“小麦色皮肤”目标。

你的气愤直到特查拉学会《学猫叫》才平复下来。

小麦肤色一直是你向往的,苏睿形容你“白白嫩嫩”在你脑子里总会变成“白白胖胖”。

年画里抱着鱼的娃娃全是这个样。

那一脸慈祥的微笑是你的童年噩梦。

干脆回去买瓶美黑素好了,方便又快捷。

最重要的是不会挨批,不会连累特查拉。

















.

你计划着比“假期”结束早一天回基地给修整的大家一个惊喜,于是在告诉特查拉之后就找了架昆式。

开玩笑,复联吉祥物要是连昆式都不会开还摆着干嘛?

就是特查拉送你走的时候表情不太对劲,像是老婆跑了似的。

改天要和苏睿八卦一下。

“我回来啦!”

畅通无阻的进了大厅,你一脸懵逼。

我的小可爱们去哪里啦?

犹豫片刻,你拿出斯蒂芬送你的传送门去了圣殿。

__瓦坎达

“Suprise!”

复仇者们只看到一脸神伤的特查拉。

“我家贝拉人呢?”

“不是你家的,她是我阿斯加德的神后!”

“省省吧,人人都爱钢铁侠,贝拉也不会例外。”

……

纽约圣殿

斯蒂芬拽下粘在你身上的魔浮斗篷,给你盖上被子塞好边角。

接着按你的吩咐用手机在聊天群里发言:“贝拉现在在圣殿,睡得很香。”

接着是一条语音信息,录着你平稳的呼吸和细微的咂嘴声。

再附一张睡颜照。

这就不是你的想法了。

第二天被接回基地,你发现托尼他们几个都换了手机。

据说是看到什么想看又不想从别人那看的东西把手机给掰了。

有点好奇,但不敢说话。

默默保护好自己的小手机。

















.

你自认为长相不差,性格不娇,整体良好。

托尼闻言立刻给你一个wink:“亲爱的,这话不对——你是完美的。”

“贝拉你太谦虚了。”史蒂夫紧随其后。

“我的眼里只有你。”索尔不甘示弱。

“你是我见过最好看的女孩子!”彼得红着脸说。

“愚蠢。”洛基从窗边走了过来,湖水般深邃的绿眸望着你,轻声道,“天赐。”

呵,傲娇。

“谢谢,”你知道这是安慰(?),还是不争气的开始害羞,吞吞吐吐的发问,“那为什么我从来没有收到过情书?表白也没有过……”

“…………………………”

在战场上英勇无惧的超级英雄们齐刷刷低下了头。

倒不是没有……他们一天能解决七八上十个呢,从来没有人成功走到你面前罢了。

你也只是随口这么一问,毕竟校园里随处可见的情侣实在让你羡慕。

当晚你收到一整箱情书,语气严肃像是老师逼着写的作文。

看看名字没一个认识的,后来你才知道那全是斯塔克工业的员工。

果然是工作严谨,情书和报告没差:)




















.

背着所有人去参加漫展,你毫不犹豫的选择了cos娜塔莎。

紧身皮衣什么的最棒了!

你和一群小粉丝互动的正欢,然后迎来了抓包现场。

“贝拉?”

只有史蒂夫才能说出语气这么肯定的问句。

会逛自己纪念馆的人,也可能会逛自己的展子。

你没有规划逃跑路线,而且在超级士兵面前你的速度不值一提。

你抱住离自己最近的小姑娘,死不放手。

“我不认识美国队长!我不认识!”

……谁信?

身边的美队粉已经开始尖叫,史蒂夫当机立断打横抱起你,离开现场。

“那是盾寡对不对!对不对!冷圈的春天啊!活的美队!”

你奋力挣扎,对着身后越来越多的人群喊道:“不!我站的是冬寡!下次来我让你们见巴基!”

“好!”来自冬寡女孩的尖叫。

一路上史蒂夫没有和你说话,你老实交代了一切。

“头发是一次性染剂,洗洗就好了……”

“不是这个,”史蒂夫打断你,有些纠结,“你为什么不模仿我?”

“……我下次?”

你最终把所有人cos了一遍,收割无数粉丝。

呃,除了浩克,那难度有点大。

















取名脑洞《我在故宫修文物》

希望你喜欢!


[MARVEL×你]生日应该和谁过







*团宠是你










今天是你的生日,这预示着你和复仇者们有一起度过了一年。

不像小说里的主人公粗心大意的会忘掉自己的生日,你记得十分牢靠,而且在一个月前细心的发现了大家紧张隐秘的准备布置。

说实在的,你期待今天的到来很久了。

闹钟在六点钟准时响起,你飞快的从被子里探出手关掉。

翻身下床算了算数,从一排娃娃里拿出蜘蛛侠玩偶放在枕边(轮流抱以示雨露均沾),接着蹦蹦跳跳的拉开窗帘——

“嘿,生日快乐哥的小甜心!”

“谢谢!”你说着,把窗户打开,方便和韦德说话。

“哥真是太感动了,你穿着哥送你的睡衣!”

你下意识低头看了看身上的彩虹小马装——这是韦德去年给你的生日礼物,春夏秋冬四季的都准备好了。

然而在你拆完了四套睡衣后,发现了另一个被严严实实包着的袋子,打开赫然是一件红色比基尼,布料少得可怜的那种,堪称比基尼中的比基尼。

附着的便签上是龙飞凤舞的字迹——“明天海滩见,我觉得这件非常适合你。”

你赴约了,和韦德想象的不一样的是,复仇者全体和你一起——你拆礼物时,所有人都在等着看你的表现,甚至私下里设置了一二三名的奖励。

毫无疑问,韦德这一天的记忆一点也不美好。

最令他痛苦的是你没有穿那件比基尼,为了娜塔莎的感受。

“是啊,这很可爱。”

“那么可爱的甜心愿意和哥出门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吗?”

你笑着伸出手,韦德抱着你从窗台一跃而下,驾着凯蒂猫电瓶车慢悠悠的离开基地。

大概十五分钟后,你忽然觉得身子一轻,被擦车而过的彼得“顺”进了怀里。

“生日快乐,贝拉。”

你早就习惯了这种空中飞行般的感觉,但还是揽住他的脖子。

“谢谢,蜘蛛侠可真早啊。”

“我想早一点给你祝福。”彼得小声说着,不难猜测他面罩下的脸是红色的。

韦德懊恼的声音渐渐听不清晰,你打算回去发个短信表示安慰。

“What?!”

彼得的战衣忽然光滑得像冰面一样,接着你直直的掉进了钢铁侠的臂弯。

“生日快乐亲爱的,我猜我还是可以进入前三甲?”托尼挑了挑眉,面罩打开,他在你额头上吻了一下,“并且是最特别的。”

“斯塔克先生您怎么能这样!这是什么奇怪的装置?”

“你的战衣没你想得那么简单,这个是专门为了这种情况准备的。”

托尼加大火力,你发现自己离基地越来越远。

“托尼……”

“别担心,等会就能给你换身衣服。”你认为如果不是韦德送的,他会盛赞这件睡衣。

飞行距离离地面不远,托尼发现情况不对准备升空时便被从矮楼上跃下的巴基拽住,史蒂夫快速的砸了飞行系统。

真是默契,你默默感叹着。

倒地的托尼气愤的举起掌心炮对准,但身边空无一人,就连你也被他们带着光速撤退了。

“巴基,你不能一个人抱着贝拉。”

“不,是我先抱到的。”

“早啊,巴基、史蒂夫。”

停止了毫无意义的争论,巴基和史蒂夫同时道:“生日快乐,小姑娘。”

你弯起眉眼,话刚到嘴边,熟悉的雷霆之锤直冲了过来。

“索尔!”

措不及防的巴基将你扔给了史蒂夫。

微笑的史蒂夫还没接住你,半路被索尔截胡,举着锤子飞到半空中,是地上跑的追不上的高度。

“吾爱,生日快乐。”

索尔体贴的带你去吃早餐,选了一家中国餐馆。

直到寿面端上来,你才发现自己饿得不行。

你满足的放下筷子,索尔不防身后的洛基干脆利落的手刀,脸直直栽进了面碗。

“邪神大人?”

洛基对这个称呼很有好感。

“小家伙,生日快乐。”

来不及过来给你一个拥抱,洛基和你掉进了两个不同的金色圆圈。

“生日快乐。”

魔浮斗篷亲热的裹住你,斯蒂芬微笑着祝贺你。

“谢谢你,洛基他……”

“我直接送他回了阿斯加德。”

那就好那就好,没有自由落体就好。

传送门又一次打开,眼瞧着你凭空消失,斯蒂芬恼火的看着王。

“斯塔克给我们汇了一笔巨款。”王颇为无辜的说。

有钱能使王画圈:)

接下来的两个多小时里,你喝着果汁咬着甜甜圈,不远的草坪上几位打得正欢。

“生日快乐!”

这句话是听不厌的,你抬头对着娜塔莎和旺达展开笑颜。

看他们估计是分不出神和你道别,你和两位女士散步回了复仇者基地。

意识到你离开这一刻,大家忽然明白中国的一句成语: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气喘吁吁精疲力尽、狂奔回基地的英雄们挤在大门口,导致全部被卡住。

旺达的操控力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最后的最后,是所有人围着你,与你一同吹灭了蜡烛。

你许的愿望很简单:削死那个紫薯怪!!!




生日应该和谁过?

应该的爱的人一起过。











•给你的生日计划第五百二十条

有意单独给你过生日者,除非成功,否则三个月不许接送你

如无一人成功,则由未参与乱斗者负责三个月的接送


你的接送名单:娜塔莎、旺达、布鲁斯、克林特、山姆

前面四位三个月里你倒是常见,只是山姆除了第一次就没来过,据说是训练强度过大导致的。














送给365天任何一天过生日的小可爱(๑• . •๑)

祝你和爱的人一起过生日

希望你们喜欢


[MARVEL×你]待到长发及腰时




内含:

妮妮 美队 黑豹










妮妮

长发公主是怎么打理头发的?

Tony直到童年结束三十多年后才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是很值得探讨,”这也是你的历史遗留问题,“但是,不要转移话题。”

“是你昨天晚上说每天给我扎头发的。”你大有秋后算账的气势。

——“Darling,不是我打击你,这种小事根本不用学习。”

Tony拿着梳子委屈巴巴的朝你眨了眨眼,而你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会紧张害羞到满脸通红的姑娘了。

免疫力的增强对Tony来说不是件好事。

好吧,Tony•认清现实•Stark决定做最后一次挣扎。

“明天,明天我一定可以!”

你点点头,尊重了Stark总裁最后的倔强。

第二天

“所以,这就是你一天的成果?”

“手脚”灵活的机器人三两下为你扎起马尾,乖巧的站到一边。

“没错!”Tony一脸骄傲,没有注意到你越来越黑的脸。

“OK……在中国丈夫才会给妻子梳头,你想参加我和这个机器人的婚礼?”

“不是的!Darling!!我绝对不想QAQ!!!”

.

最终Tony还是点亮了新技能。

值得一提的是,从那天起你再也没见过那个机器人,倒是有天在实验室里看到一堆废铁,上面扔着把眼熟的梳子……



















美队

小心翼翼的摸摸自己的精致丸子头,你兴奋非常,当然还有几分呆滞。

“Steve你太棒了……这是怎么做到的……”

你长期披散着头发,必要时也是随手一捆完事。

你一向知道Steve无所不能,没想到的是他居然还会这个!

饭是他做,家务是他承包,把你照顾的无微不至……

相比之下究竟谁才是女孩子?

你不由自主的说出,Steve一把将你抱起。

“我不介意现在就证明一下。”

说着,他意味明显的给了你一个深吻。

这是哪来的Steve?谁把我的纯情老冰棍给掉包了??

这种问题是不需要答案的——人总是会成长。

现在要做的是集中注意力,否则“证明一下”将成为“证明一天。”



















黑豹

苏睿把你扬言“头发好难打理,干脆剪成朵拉侍卫队那样好了”的事情在第一时间告诉了特查拉。

吓得国王陛下扔下工作,急匆匆的来找你,自告奋勇要为你梳个发型。

本来你只是随口一说,特查拉这么认真你也想好好享受一下。

你主动蒙上眼睛避免特查拉紧张,听到他说“好了”飞快摘下眼罩。

“这是埃里克教我的。”

“看得出来的。”

这一头脏辫,除了埃里克还有谁?

“特查拉你做的很好,”你微笑起来,“我明天就去剪头发。”















是对留长头发的坚定决心

每次留得差不多自己又发疯去剪

发完疯又QAQ


[MARVEL×你]歪,幺幺零嘛,这里有超英骗婚



*内含:

妮妮 史蒂乎 锤哥 博士 邪神大人















妮妮.

哭唧唧的斯塔克总裁哭唧唧的抱着你,哭唧唧的揉着眼睛哭唧唧的说着话。

要不是你坚强,你也该哭唧唧了。

明明昨天因为“晚上该不该看恐怖片”吵了一架,发誓再也不和他度过电影之夜并且一周不理他的,现在却一口一个“darling”的哄他。

真是没骨气,你忍不住唾弃自己。

到底余怒还在,你的手把他当棉花搓成各种形状。

“我……我破产了……”

他随之而来的泪流满面让你没办法去想“托尼斯塔克破产的可能性”有多大,你手忙脚乱的给他擦脸,又劝又哄的话不知道说了几箩筐。

“我现在是穷光蛋了,sweetie你还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如果你现在向我求婚,我也会答应的。”

没有犹豫,你郑重的告诉他。

托尼飞快的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如果昨天晚上你愿意和我一起看爱情片的话,你就会早一点看到他了。”看着你微愣的表情,他睁大了那双含泪的眼睛,“你刚说过的,不会嫌弃我……”

声音像是被主人抛弃的柯基。

你主动带上钻戒——那看得出花了很多心思,以堵住托尼的嘴。

“现在起,我就是穷光蛋斯塔克的妻子了。”

一小时后

门外的记者们让你发懵,托尼执起你带着钻戒的手面对闪光灯露出最灿烂的微笑。

OK……

你笑着环住他的腰,两指夹住一块软肉,狠狠的拧。


















史蒂乎

你不太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现在这样。

把喝醉的史蒂夫送回来的托尼告诉你“常人的酒量要比超级士兵强上四倍”。

看来血清也不是面面俱到。

趁着擦洗的机会,你将史蒂夫的胸肌腹肌摸了个遍,注意到他越来越红的脸便停了手——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这么害羞呢。

你爬上床窝在他怀里,坏心眼的在他肩上脖子上吮出一个个红痕,又扯松了自己的衣服。

忽然很期待明天的到来。

第二天

史蒂夫比你起得要早一些,当你醒来第一眼看到的是他照着镜子、惊讶娇羞(?)的模样。

“你醒了……”史蒂夫走到你身边,握住你的手,眼神坚定 “我愿意。”

“????”

愿意什么?

一枚携着他体温的戒指此刻戴在你手上,史蒂夫甜蜜的表情制止你摘下他。

不,我觉得情况好像不太对。

“我就知道你会负责的。”

你着了魔般,顺着他说:“对啊对啊,我可不是那种拔diao无情的女孩子。”

呵呵,你当然不是,你甚至没有。


















锤哥

雷霆之锤拿在手里居然是没有重量的,你对次感到不可思议。

“只有我的命定之人才可以做到这一点,”索尔亲吻你的唇瓣,“吾爱,你将成为阿斯加德的王后。”

你呆呆的点头,任由索尔抱起你走近房间。

在你注意不到的角度,索尔对着门外无声的说了句话。

——“谢啦Vision.”





















博士.

斯蒂芬一脸严肃的来找你时,你还以为是最近叫他拿快递太多惹他不开心了。

“我用时间宝石看到了我们的未来。”

你猛地攥起拳,“假死”“癌症”“车祸”“小三”“家族”“狗血”等等词语占据了你的全部大脑。

“不!斯蒂芬我不会离开你的!”

“……”

莫名被打断的斯蒂芬发现剧情不太对劲甚至走向了八点档大戏时,及时制止了你踩着香蕉皮在冰面上滑行的思绪。

“别紧张,我只是发现一个月后我们将要举行婚礼。”

如雷贯耳!

“我占卜过,如果我们不按着进行的话,恐怕会有很大的麻烦。”

惊天动地!

“对我们,对世界……”

“那还说什么!”正义感爆棚(?)早就和斯蒂芬结婚(上床)的你拽起他,“现在我们就去买婚纱!”

婚礼由斯蒂芬一手操办,蜜月旅行的地点需要你们一起选择。

被拒绝了多次的你气呼呼的叉起手,不满的瞪着他。

“为什么还要商量?你看到我们去了哪里?”

你盯着斯蒂芬不自然的表情,停工了一个月的大脑终于重新启动。

至尊法师怎么会用时间宝石看这种东西?!

“你骗我,你甚至没有向我求婚!”

“不,亲爱的你听我解释。”

“还解释什么!斯蒂芬斯特兰奇你这个混蛋!我们现在就去离婚,你在重新给我求一次!”

……

最终还是没离婚。

代价是去瓦坎达度蜜月,因为你很喜欢那里人民的肤色:)



















邪神大人

认识洛基是一个巨大的意外。

你拿出《北欧神话》离开图书馆的时候,被从天而降的大角盔砸了个正着。

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

接着洛基就出现了,带着你去医院看了医生,消肿时为了分散你的注意力他不断和你聊天。

然后你就知道了他悲惨的童年。

家徒四壁,住在乡下,不是父母亲生的,被哥哥欺负,一次次的相信哥哥却又一次次的被背叛……

9102年了,怎么还有这么可怜这么帅的男孩子!

没去过游乐园,你连着一个月每周末陪他去迪士尼。

没玩过夹娃娃机,你花了三天的生活费和他把娃娃机的娃娃洗劫一空。

没看过电影……没去过法式餐厅……

这不是逼迫,更不是哄骗,你心甘情愿的嫁给了他。

婚礼举行的地方像极了阿斯加德,你怀疑自己看到了《北欧神话》里的众神。

不过洛基告诉你这只是讨你欢心,不是真的。

直到七个星期后你怀上宝宝。

“我知道你在乎的是我这个人,我也一直不想吓到你,我和邪神不仅仅是同名,我就是邪神。”
















是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

已经是十六岁的女孩子啦

生日愿望:希望能够被超英骗婚!

谢谢你们的喜欢呀


锦鲤锦鲤锦鲤……………………

江十九:

出来吧我的橘子们!
庆祝完售!!!!
橘子组专用钥匙扣挂件到货啦
ヾ(≧∇≦*)ヾ
感谢大家支持!!
这款钥匙扣是按照组里人数定做的,太太们人手一个,多做了两个。
为回馈顾客(不是
转发评论各抽一人包邮送
如果转评碰巧抽到了一个人,那就送一个钥匙扣加另外无料。
因走淘宝订单(这样省事_(┐「ε:)_)需要支付一元钱,介意勿参加。

截止本月12号

与天同乐 铁虫就抽 不狭隘了


(′゜ω。‵)要是抽到自己人怎么办……
那就送主编香吻一枚,我打飞机过去亲自送货上门。


再次感谢大家支持m(_ _)m

[Bucky×Abnormal pupil]巴恩斯夫人







*是对 请记住我 的Bucky感情线补充+故事






















面对Abnormal pupil的眼睛,Bucky从来不想吝啬自己的赞美。

初次见面他刚挺过新一轮的洗脑,情绪只剩下冷漠。没有小说里那种夸张,没有什么特别的惊喜或是瞬间变得清醒。

时间太长,他忘了当时的想法——一次次的洗脑也不允许他记得。

在九头蛇的漫长岁月,他的记忆混乱破碎。那个稚气未脱的少女,成了生命中最鲜活明媚的存在。

他记得少女蕴含了整个世界的眼睛,清浅的让人觉得一眼就能看到她的灵魂所在。

他记得少女的所有表情,从好奇、欣喜、委屈再到最后的执着。

他记得少女不曾开口说些什么,可他听到的声音清脆泠泠,话语勇往直前直至缠住他的心脏。

他记得少女的要求“请记住我”。

每一次的洗脑过后,他一片空白的记忆会慢慢添上属于她的简单片段。

分明只有一面,他当时还“毫不留情”的把她掀翻在地。

九头蛇不留废物,败给一个小姑娘显然是作为废物的证明。

他不知道的是Abnormal pupil最早的代号叫做Medusa,换掉是研究人员认为这个词不足以表现她眼睛的美好之处。

Bucky隐约记得那次对战后他的日子不太好过,耳边得闲言碎语都是“他居然舍得对Abnormal pupil动手!”之类的话语。

很难想象一个杀手竟然成了九头蛇的团宠,算是达成了人生最高成就。

可她就是那样一个拥有魔力的姑娘。

恢复记忆后,他尝试找过她,一直没有放弃。

他无法向旁人形容她的容貌,仅凭一个代号也没法做到。

人们花了七十年找到自己,他一个人又要多长时间才能和她重逢?

直到他收到TonyStark的群发求助短信,说是要“解决一个可爱的大麻烦”,直到那个姑娘又一次出现在他面前,并且把他记得牢牢地。

Bucky知道,自己得做些什么,好让她也体会一下惊喜与惊吓的双重刺激。

他不受控制的,或者说这是他大脑最直观的命令——他吻了她,对她说了在他脑海里排练演习了多年的话。

“所以,要不要跟我回家?”




















所以,Abnormal pupil跟着Bucky回家了。

现在,她坐在Bucky腿上,手里抱了在夏日里格外清凉的金属臂,兴致勃勃挑选名字。

Abnormal pupil是典型的无户口人员,虽然这个年纪取名显得晚了些,可在户口上填个“Abnormal pupil”实在是不合适。

“Baka,Bakarne,Balbina,,Banan,Bansari,Bara,Barakah,Barbara,Bambi……”

端着咖啡的Tony忍不住打断:“Bambi就算了,那是Loki的名字。”

“这样啊。”Abnormal pupil拿笔划掉。

不远处和林阮软学泡茶的Loki:????

“你们不想问问为什么我选的全部是以B开头的名字嘛?”

众:不,我们不想。

Bucky总是愿意配合自家小姑娘的愿望。

“为什么?”

“因为Bucky你的名字是以B开头的呀。”

毫无悬念的答案,Bucky还是很开心。

“我取这个名字。”Abnormal pupil指了指“Baji”。

“Ranlin姐姐告诉我,你名字的中文读音和这个一样。”

Baji笑起来,露出小小的酒窝。

“那你想好姓氏了吗?”

她摇头,表示没有决定。

Bucky伸手捏了下她的婴儿肥,道:“姓Barnes好了。”

Baji的脸霎时红成一片,她懂得Bucky的深意。

Bucky向众人说着,眼睛却是望着Baji.

“重新向各位介绍一下,这是我的Mrs.Barnes.”



















-“送他们座岛吧,哪怕我有Rani也不想天天和他们互相伤害。”

来自为巴恩斯夫妇准备新婚礼物的Tony•超有钱•Stark












END












一点点补充

还是送给 @是黄桃啊~

(天哪,成功艾特了!)

关于 林阮软小姐 请戳 星尘 及 她的永生

欢迎点梗

谢谢你看到这里


[Bucky×Abnormal pupil]请记住我






*私设灭霸已被打趴

Avengers进入悠闲生活





*Abnormal pupil意为异瞳

小姐姐是九头蛇手中最温柔的利刃

在Avengers剿灭九头蛇小小小分部后被带回基地
















“驯服他,像小王子对麦田里的狐狸做的那样。”

Abnormal pupil轻轻点头,举止与幼儿无异。

她站在Winter Soldier面前,好奇的打量那双空洞的眼。

没人能对她的眼睛无动于衷,而他冰冷、毫无表情的脸说明他的视线里没有她。

Abnormal pupil感到失落,委屈从眼底蔓延出来。

她不开心,因为事情和她想的大相径庭——她才是那只将被驯服的小狐狸。

好吧,小王子的确非常英俊,这是值得庆幸的事情。

她听说Winter Soldier经常被清空记忆,这样才可以记住新的东西。

小狐狸希望小王子驯服它。

Abnormal pupil贪心一点的希望Winter Soldier驯服她后不要忘记她。

于是,她微扬起头,眼睛眨了眨,把眼里的光芒全部给他。

她的眼睛在虔诚的向他祈祷:

“请记住我。”
















Abnormal pupil拥有婴孩的眼睛,稚气的脸庞可以让任何人放松警惕。

在她看来,这个世界和童话故事里的没有区别,美好是一切的代言词。

她走过的一个个天堂般的城市小镇,都在建立她的认知。

九头蛇不但使她的容貌保持在十五六岁稚气未脱的模样,也叫她远离人间的纷争、疾苦与丑恶。

哪怕是战争,她亦坚信胜利的永远是正义的一方。

婴儿眼里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她的世界就是怎么样的。

当她的任务是杀死你,她的眼睛只会说“你是坏人”,你会羞愤到无地自容,选择结束。

















显然,对于Abnormal pupil,Avengers同样束手无策。

可以确定的是她足够安全,至少到现在每个人和她对阵后都仅仅是沉浸在“这孩子太单纯了,九头蛇禽兽不如”的感叹中,而不是咆哮“天哪我真是个混蛋,应该早早下地狱”。

身负众望的最后一位挑战者泣血而归——Tony面对一双双调笑的眼睛耸耸肩。

“看来眼睛大也没法和这个姑娘抗衡。”

“Hey!”Tony抗议道,“不是我一个人对她没辙。”

“对谁?”Bucky推开门,边走边问。

Tony再次成为焦点,被谴责的那种。

“……我的错?这消息是群发的。”

Natasha解释着,把资料递过去:“我们正在尝试和一位小姑娘交流,她是九头蛇的成员。”

Bucky看了几眼,目光顿了顿,转身向外走去。

“Bucky?”

“说不定我们会有共同话题。”

Natasha拉住紧张的Steve,示意他看新破解的档案资料。

“与Winter Soldier对战,平局。”


















Bucky快步进入房间,见Abnormal pupil手里正捧着《小王子》。

他在她身边坐下,她这才反应迟钝的放下书。

懵懂清澈的双眼,和记忆渐渐重合。

“我是……”

“Bucky Barnes对不对?我在美国队长纪念馆里知道了你的名字。”

Abnormal pupil举起手抢答,邀功似的笑。

“对。”Bucky试着扬了下嘴角。

“你记得我吗?”Abnormal pupil不确定的问,期待被她镌刻出形状。

“你该对自己的能力有信心。”Bucky自然了许多,仿佛找回了布鲁克林小王子的感觉。

“本来是有的,但你后来打了我。”她控诉道。

“……是吗?”

“嗯,老师告诉我你下手很轻了,我还是痛了好久。”

“我很抱歉,”Bucky伸出手戳在她鼓起的脸颊上,“那你现在要不要再试一次?”

好吧,那就再试一次。

Abnormal pupil的小手攥着他的衣物,杏眼只容下他一人。

Bucky在她唇上珍重的落下一吻,在她惊讶窘迫的眼神中离开。

“这是我听到的。”

“可、可我还什么也没说呢……”

Abnormal pupil结结巴巴的辩解,Bucky无奈的以吻封住她未尽的话。

“是吗?既然如此,我猜,这是我最真实的想法。”

“所以,要不要跟我回家?”









END














来自@是黄桃啊~的点梗 希望你喜欢

(明明是这个名字就是找不到是为什么QAQ)

没赶上元旦有一丢丢的可惜

欢迎点梗 捉虫 点评

谢谢你看到这里


最近的脑洞……
我填起坑来还是很认真的很努力的!
有人很了解白罐嘛
能多给我科普下嘛